秦珍子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26日09版)
  攔路
  戳破一張紙容易,可當這張紙成為官方文件,別說戳不破了,有時堅實得能擋路。
  湘西保靖一所鄉村小學的英語教師王蘭(化名),就被擋住了去路。
  2008年,她大專畢業取得教師資格,上崗、轉正、評優,一路順順噹噹。按照國家和地方過去的兩份文件,3年後她便可直接獲得初級職稱資格。
  但另一份文件橫刀立馬,給了她一道怎麼都跳不過去的關隘:根據這份名稱長達32個漢字的州政辦文件,作為英語教師,她的普通話必須達到二級甲等以上水平,否則無法進一步評定職稱。
  一同被擋住的,還有她的8位同事。
  連考3次,最好成績二級乙等,頂著“優秀教師”頭銜的王蘭望著關卡那邊的初級職稱資格,依然無能為力。她享受不到特困地區教師每月700元的津貼,在其他待遇方面,比起有初級職稱的教師,她一年要少收入1萬多元。
  她要說法。一邊,保靖縣人社局手握文件,寸步不讓;另一邊,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則稱,那紙文件已經失效。
  “未收到通知。”人社局倒是理直氣壯。
  且不問這道關隘的合理性,只問一份文件失效,上情下達之路到底有多長?一個“通知”,要在這條路上耽擱多久。
  很有可能,那張印著“文件”二字的紙早成了無意間被遺忘的廢紙,但那些年輕鄉村教師安身立命的未來,卻也就此被忽略了。
  收錢
  你是一位精打細算的主婦,總是會及時擰緊水龍頭,按下電燈開關,關閉燃氣爐竈。你很少坐出租車,機票打折才去搶,連電影票都是團購來的。你錢不多,只得斤斤計較。在每月為各項生活服務埋單時,也許內心驕傲——賬單上每一元錢都用得值當。
  真的值當?說個數字,保準嚇得你捂緊錢包。
  270多億元,這是2013年全國居民生活用電至少5種附加費的總和。你以為你交的只是電錢,其實你還為國家作了貢獻,支持農網還貸、支持城市公用事業、支持可再生能源……沒人問你樂不樂意,你甚至聽都沒聽說過,就已經成了支付那筆巨款女人之一。
  這還只是電。還有水、燃氣、打的、買車、看電影、坐飛機……有的按人頭走,有的按斤兩收,有的按里程計價,各省因地制宜,去向五花八門。
  有媒體統計,全國性廣泛收取的民生資源“附加費”,不下20種。而地方政府性基金則有近500項,據報道,這其中絕大多數是越權設立,奔錢而去,衍生出的“附加費”早就是糊塗賬。
  官方表態了,面對不合理的附加費,你可以說不。你搜索了一下,發現這些名目要麼就是“合理”的,要麼根本就查不到。還有一堆紅頭文件,你找誰還價去?
  官方又說了,我們將要清理。可你能等嗎?你得點燈、做飯,你得喝水、倒垃圾。
  該交的還要交,不該交的也得交。
  關人
  曾經拾金不昧的錦旗還沒褪色,38歲的開封女子王娟忽然成了盜竊嫌疑人。
  去年3月,這位地產中介帶客戶去業主家看房,兩天后,業主憤怒地指向她:小偷!拿了我放在衛生間地板上的8200元錢。
  這頂不光彩的帽子,從這一天開始,就死死扣住了王娟。
  她申辯,沒人聽。她找來客戶作證,不予採信。逮捕她的公安機關把她送上法庭。
  證從何來?沒監控拍到她伸手,沒證人看見她藏錢,甚至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,那8200元錢,曾真實而確鑿地躺在衛生間的地板上。
  王娟想找回清白,可她根本不知道,自己對抗的是什麼古怪力量,能在司法威嚴的鐵板上鑽出大大小小、照不進光的縫隙。案子還未受理,她就被傳喚訊問。失主不僅能介入審訊,看守所還憑空冒出兩個陌生的證人。
  兩次公開審理,兩次補充偵查,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,去年11月30日,她被提起公訴。然而不久前,在法庭即將宣判之際,公訴方突然撤訴。此時,王娟已經被限制人身自由長達1年8個月。
  區區撤訴,摘不去王娟頭上那頂沉重的帽子。事關榮譽和自由,她和家人決意繼續上訴。但沒人知曉,在那些見不得光的孔洞里,是否有什麼怪獸,等著吞噬她的全部抗爭。  (原標題:新聞眼)
創作者介紹

fahrenheit

zm94zmnv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